如我之前的文章所述,同性戀者的心理健康遠較異性戀者差。而人們使用藥物往往是為了紓解壓力、排解憂鬱,有心理疾病的人更常濫用藥物。所以不用感到意外,同性戀者是藥物濫用的高危險群

http://cretscmhd.psych.ucla.edu/publications/2004/Prevalence%20of%20non-medical%20drug%20use%20and%20dependence%20among%20homosexually%20active%20men%20and%20women%20in%20the%20U.S.%20population.pdf
SD Cochran
等人(2004)利用1996美國National Household Survey on
Drug Abuse(NHSDA)的資料。NHSDA使用分層隨機抽樣抽出18000多名超過12歲的美國人。本研究發現其中年滿18歲的樣本中,自陳過去一年有同性性伴侶的人,使用藥物的比例遠超過過去一年只有異性性伴侶的人。比如說有13.9%過去一年有同性性伴侶的男性、14.0%過去一年有同性性伴侶的女性自陳過去一個月使用過大麻,這個數字在過去一年只有異性性伴侶的男性和女性只有8.4%3.4%。終身使用過古柯鹼的比例,在過去一年有同性性伴侶的男性和女性分別是37.2%38.5%,在過去一年有異性性伴侶的男性和女性分別是19.5%12.1%(p.993)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470639/
TGM Sandfort
等人(2006)Sexual Orientation and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Status: Findings From a Dutch Population Survey一文,使用2001荷蘭Dutch National Survey of General Practice的資料。這是一個使用概率抽樣的調查,樣本數超過萬人,回應率達到65%。這個調查以自我認同做為區別性傾向的標準,並詢問受訪者的身心健康狀況。他們發現,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的身心健康都比異性戀者糟一些。異性戀者中有6.7%、雙性戀者中有14.4%、同性戀者中有9.1%自陳使用過軟性藥物(Soft drug)。在使用過硬性藥物(Hard drug)的部分,這個數字分別是2.1%4.4%2.8%

 

http://bjp.rcpsych.org/content/198/2/143.full
Mental health of the non-heterosexual population of England
一文則使用2007英國Adult Psychiatric Morbidity Survey(APMS)APMS使用的也是機率抽樣,共有7300多個樣本。若以自我認同的性傾向作標準,非異性戀者過去一年藥物依賴(Drug dependence)的比例是6.1%,異性戀者是3.1%。非異性戀者過去六個月出現酒精依賴的比例是10.4%,異性戀者是5.4%(p.145)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931451/ 

 Disparities in Smoking Between the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Population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California一文,使用2003-2004年的California Tobacco Survey,這是一個以加州居民為母體,使用分層隨機抽樣的調查,共訪問了31000多戶人家。結果也發現同性戀和雙性戀者抽菸的機率比異性戀者高。

 

http://www.biomedcentral.com/content/pdf/1471-244X-8-70.pdf
假如上面這些論文你還嫌不夠的話,
King等人(2008)做了LGB心理健康議題的後設分析(meta-analysis),他們非常勤奮的搜尋到上萬篇關於LGB心理健康的論文,並選了400多篇論文納入他們的後設分析。他們的結論也是同性戀和雙性戀者酒精及藥物濫用的可能性約為異性戀者的1.5倍。

 

以上都是外國的資料,那台灣的情形呢?

我以前以為,同性戀常嗑藥只是偏見。但我接觸了一些同性戀網路論壇之後,我發覺這完全是真的,至少對男同性戀圈是真的。由於台灣沒有針對同性戀人口的可靠調查,沒有直接的數據可以回答台灣的同性戀是否更常濫用藥物這個問題。但我們可以從對同性戀圈的一些觀察來知悉。

 

比如說在PTT(台灣最大的網路論壇之一)的男同性戀板(gay)和同志性板(LGBT-sex),裡面頻繁的提及非法藥物。他們當然不會公開的談論自己使用過的心得,但許多人都提及其他男同性戀者使用非法藥物的情形。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反對使用非法藥物的男同性戀,他們對於其他人的使用也不覺得稀奇。有些人也明白的指出非法藥物在男同性戀圈中普遍的被使用,這甚至是一種文化。還有,男同性戀圈常委婉的稱呼非法藥物為「娛樂性藥物」,不同於一般人稱的「毒品」。根據這些跡象,我認為台灣的男同性戀者確實更多的使用非法藥物。而且,不同於異性戀者非法藥物的使用集中在一些社會邊緣人,男同性戀中非法藥物的使用遍及各個階層,許多人是學生、有著體面職業的人。

 

假如你覺得這些還不夠,我再提出一個論據。台灣最重要的同性戀團體之一,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的網站就有寫怎麼使用非法藥物了。http://www.songyy.org.tw/know_1.asp?myarea=11 這個網頁雖然也有提到這些藥物的潛在風險。但它似乎也在傳達:只要照著這裡的建議做,使用非法藥物也可以很安全。圈內大家都在用,藥物沒什麼的。我很遺憾台灣的主流同性戀團體,在藥物問題上沒有表現足夠的責任感。

 

但另一方面,台灣女同性戀圈似乎沒有用藥文化。至少我從新聞報導或PTT女同性戀板(lesbian)中都很少聽聞女同性戀者使用非法藥物。但是我個人從PTT女同性戀板來觀察,女同性戀者抽菸飲酒的比率似較女異性戀者高。不若男同性戀,台灣的女同性戀是一個相當隱蔽的群體,甚至可能沒什麼女同「圈」可言,觀察他們很困難,所以上述的觀察可能無法代表全體的台灣女同性戀者。

 

為什麼藥物濫用是個重要的問題?

不少研究指出,同性戀者的生理健康也比異性戀者差。藥物是個通道,把心理的不健康轉化為生理的不健康。壓力與歧視促使同性戀者使用藥物,而藥物又惡化了其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

 

藥物濫用的後果包括直接的生理傷害,也會損害心理健康(比如說酒精會惡化憂鬱、自殺)。在藥物的作用下人們也更容易忘了做好安全性行為,導致意外懷孕或感染性病。酒精會引發暴力。藥物濫用是導致親密關係暴力的重要原因。

 

一般人以為合法的藥物(酒精、菸草)對人體的傷害及成癮性比非法藥物低是錯誤的,酒精和菸草都有很高的成癮性,對人體的傷害也不亞於某些非法藥物。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Rational_scale_to_assess_the_harm_of_drugs_(mean_physical_harm_and_mean_dependence)_zh.svg

 

在此奉勸各位遠離藥物,即使你遭遇到失業、失戀、喪親也不要用藥物來提振你的心情。你可以去運動、睡一整天的覺、上網發廢文,就是不要使用藥物。我甚至覺得我的部落格的其他內容你都可以忘掉,APA說了什麼、同性戀人口到底是2%還是10%對你的生活有什麼實際的影響嗎?

 

lescho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