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者或支持同性戀權利的這方大多於相信同性戀是天生的,而反對同性戀的這方則傾向於相信同性戀是後天的。同性戀這方似乎認為,宣揚同性戀天生說可以促進同性戀運動。因為在我們的社會普遍認為,根據一個人天生的屬性而予以不同的待遇或貶低是錯誤的。

很多人因為自己相信基於某種天生的差異(如種族、性別)而對某個群體的人施以差別待遇是不義的,就覺得別人的想法也會跟自己一樣。對接受這種價值觀的人來說,訴諸同性戀是天生的確會改善其對同性戀的態度。但問題不是世界上每個人都吃這套。不要以君子之心度瘋子之腹。對那些極端仇視同性戀的人來說,他們轉而相信同性戀天生說反而可能使同性戀者的處境變得更糟。

 

近代反猶主義與傳統基督教對猶太人的負面態度是不同的。傳統基督教認為,猶太人因為殺死耶穌和拒絕皈依基督教而受到指責,但猶太人的罪惡在他們放棄猶太教改信基督教之後就可以消除。納粹卻把猶太人當成一種種族(很沒根據的想法,但他們這麼相信就是了),猶太人皈依基督教後還是猶太人,猶太人永遠都不會是德國人。猶太人的罪惡與卑劣是血裡帶來的,是無可救藥的。由此而來,為了避免猶太人繼續汙染這個世界,合理的解決方案就是消滅猶太人

 

在近代反猶主義的手中,猶太人變成一種與生俱來的屬性,結果有使得猶太人的處境變好嗎? 沒有。將猶太人種族化的結果是他們被送去了奧斯威辛。 

 

目前許多反同人士還是將同性戀視為一種道德上的過錯,是可以糾正的。但如果他們哪天接受了同性戀天生說,他們也許就會把同性戀種族化,同性戀者就不只是偶然犯了錯的人,而是一種低賤的人種,他們活著就註定會繼續犯罪。在極端的情形下,對同性戀的解決方案就不再是治療其性傾向,而是滅絕,或至少與社會隔離起來。

 

我當然不會認為台灣會出現對同性戀的大屠殺。不過世界上的某些地區確實對同性戀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後快。根據聯合國2011年的報告,世界上共有5個國家對同性戀處以死刑,76個國家對同性戀設有刑罰。之前烏干達通過了將同性戀列入死罪的法律,只是因為各國的譴責而沒有成功實施。20085月,甘比亞總統Yahya Jammeh公開警告國內的同性戀者,要碼就離開這個國家,不然就砍頭。20139月,Yahya Jammeh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同性是人類存在的威脅」、「比所有天災加起來都還要致命」。20138月,辛巴威總統Mugabe在其就職演說上攻擊同性戀「汙穢」、「毀滅國家」。非洲各地也常有針對同性戀者的暴力攻擊和威脅發生,而且政府可能會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這些地區,同性戀天生說若跟原本對同性戀的極端仇視摻雜在一起,可能會製造出最可怕的後果。翻開歷史就可以知道,只要身邊的人都這麼相信,再怎麼荒謬偏激的價值觀可能被接受。只要相信自己的行為是合乎道德的,人就可以做出最殘忍的事。

 

當然,要對同性戀進行大屠殺有技術上的難度,因為性傾向是可以隱藏的。我建議可以參照納粹的辦法,捕捉公開的同性戀者,搜索他們跟其他人的通訊資料加上逼供,套出更多他們認識的同性戀者,如此重複下去,想必也能弄出一點成績來。 

 

在那些並不極端仇視同性戀的地方,同性戀天生說的推廣對同性戀運動可能也不是完全正面的。假如未來我們徹底搞清楚性傾向的遺傳和激素成因,也許以後婚前的遺傳諮詢就可以包含檢查同性戀基因,產檢也可以包含偵測子宮內激素,發現雄性激素太高了生出來的小孩是同性戀的風險很高,也許還可以施以激素「治療」

 

簡言之,我認為同志社群中普遍同性戀天生說會有利於同性戀運動的想法有些單純。最後聲明,我不相信性傾向是完全天生的,這跟我個人對同性戀天生說的倫理疑慮沒有關係,僅僅是因為目前的證據否定性傾向是完全天生的,參見拙文同性戀的成因:先天或後天? 

lescho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